您的当前位置:澳门金沙网站 > 梅州体育资讯 >

【三贤文苑】王大鹏 上坟没打灯笼

时间:2019-06-29

  进了村子,看见挑着灯笼撒欢的孩子们,听到他们唱着“灯笼会,灯笼会,灯笼灭了回家睡”的童谣,那一刻感觉大门上悬挂的红灯笼好漂亮好温馨……

  作者简介王大鹏,1981年3月出生,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局干部,业余爱好写作。诗作《使命》被学习强国征文选登。

  在我的家乡,每逢正月十五不仅家家户户大红灯笼高高挂,还有上坟祭祖的习俗。这日黄昏时分,家里的孩子们在大人的带领下,挑着灯笼拿上红蜡烛,到门中已故长辈的坟前点亮红蜡烛插在坟头,代表着要让故去的亲人坟茔亮亮堂堂,保佑后人的日子红红火火。

  记得我上高二的那年,又逢正月十五,由于姑父在省城工作赶不回来,他的老家和我们是邻村,于是我就替表姐给她的爷爷奶奶上坟。老人安葬的地方是一片关坟,就是村里去世的人很多都葬在这里,当时那里有二十多个坟头。因为要骑自行车没法打灯笼,我只在衣服兜里装了两根红蜡烛就去了,走小路抄近道到那里时天已经黑了下来。表姐爷爷奶奶的墓碑比较高大,加之我不是第一次来,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老人的坟墓。因为害怕引燃坟前的杂草,我用手把那些蒿草处理干净,用随身带的打火机点燃蜡烛,又按照习俗给老人吩咐了几句,无非就是:“爷、婆,我姑父和我姐工作忙不能赶回来,我替他们来给您上坟……”

  在确保点燃的蜡烛不会引燃周边草木后,我就要离开。可是,当我站起身来准备按原路走出坟地的时候,我傻了!我的眼前全是点燃的蜡烛和一望无际的麦田,不管往哪个方向看去都是一模一样的,我在原地转来转去却怎么也走不出去,想喊却感觉怎么也喊不出声。我模模糊糊的看见自行车停放在那里,本能的朝着那个方向走,眼前原本平坦的麦田顷刻之间又变成了千纵沟壑,整个人在那一刻似乎走到了万丈深渊的边沿,我不想继续往前走,可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不停地召唤我。我好想后面来一个人拉住我,可是没有也不可能有。

  这次经历因心有余悸,难以忘怀,却也没有什么科学依据。现今有了量子纠缠理论后,才写出来,供世人研究。

  我整个人蒙了,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,朦朦胧胧,四周都是迷雾,荒草,枯藤,老树,静的可怕。 咕咕……咕咕……两声不知名的鸟叫把我唤了回来,忽的一下,浑身打了个激灵,不知道什么力量让我的脑子骤然清醒了一些,我似乎在那一刻意识到了什么,赶紧摇摇头搓搓脸,一屁股赶紧坐在地梁子上,尽量先让自己冷静下来。慌乱中我想起了老人们曾跟我聊过的一些诡异的事情,在我们老家的说法就是被迷糊给迷住了,也就是人常说的鬼打墙,我想今天可能让我碰上了。听说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怕火,慌乱中赶紧拿出一根烟点上, 慢慢的闭上眼睛,尽量调整着呼吸,一口一口猛吸着烟卷,平复着跳动过快的心脏。当一根烟快要抽完的时候,耳畔隐约传来了说话的声音,我慢慢睁开眼睛,先让眼睛露出一条缝,像一个装死的人偷窥四周一样。此刻,刚才的沟沟坎坎消失了,眼前的麦田回归了来时的样子,我隐约看见一个红灯笼和三个模糊的身影慢慢向我走近,可是情况未明我依然没有动弹。直到我极其确定以及肯定他们的的确确是来祭祖的村民,我才再次点上一根烟,假装淡定的起身离开。斜跨上自行车,蹬开车撑,确认方向,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颠簸狂蹬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金沙网站